广东新闻网

《当代电影》|找寻最合适的风格和拍摄方式——《罗曼蒂克消亡史》摄影指导杜杰访谈

移动版  点 击:  2017-06-23 20:10  来 源:网络整理  字号:
《当代电影》|找寻最合适的风格和拍摄方式——《罗曼蒂克消亡史》摄影指导杜杰访谈
《当代电影》|找寻最合适的风格和拍摄方式——《罗曼蒂克消亡史》摄影指导杜杰访谈
《当代电影》|找寻最合适的风格和拍摄方式——《罗曼蒂克消亡史》摄影指导杜杰访谈

创作谈 dedecms.com

受访者:杜杰(摄影指导)

织梦好,好织梦

采访者:袁佳平(北京电影学院摄影系副教授) 

织梦好,好织梦

时间:2017 年 2 月 25 日 内容来自dedecms

责任编辑:林锦爔

本文来自织梦

版权:《当代电影》杂志社
dedecms.com

《罗曼蒂克消亡史》的创作 

本文来自织梦

《当代电影》|找寻最合适的风格和拍摄方式——《罗曼蒂克消亡史》摄影指导杜杰访谈
《当代电影》|找寻最合适的风格和拍摄方式——《罗曼蒂克消亡史》摄影指导杜杰访谈
《当代电影》|找寻最合适的风格和拍摄方式——《罗曼蒂克消亡史》摄影指导杜杰访谈

《罗曼蒂克消亡史》剧照

织梦好,好织梦

《当代电影》|找寻最合适的风格和拍摄方式——《罗曼蒂克消亡史》摄影指导杜杰访谈

袁佳平(以下简称袁):《罗曼蒂克消亡史》拍了好些年才上映的?按理说有那么豪华的卡司阵容,应该很快就上映了。是什么原因导致这部影片迟迟没有和大家见面呢? 内容来自dedecms

杜杰(以下简称杜):拍了两三年了。迟迟没有上映的原因主要是和剪辑有关系。公司和导演都有自己的想法。经过不断的讨论、磨合、修改,花费的时间就比较多。调色倒是挺快,花了两三周的时间。

copyright dedecms

袁:拍的时候有没有做个lut(颜色比对表)呢?可以现场监看。很多新的摄影机,像ALEXA sxt、mini都支持这个了。可以用达芬奇做,做完再导回摄影机。我估计你在《罗曼蒂克消亡史》的拍摄中用了这种方法,因为片中的色彩关系很好。 内容来自dedecms

杜:其实我在拍《唐人街·探案》试过事先做一个 lut,但《罗曼蒂克消亡史》没用这种方法,还是分项目吧。因为原有的东西留给后期调色的余地挺大的,所以这次单做这个没那么大必要。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

袁:其实我是担心有的时候调色部分会出问题。因为这个lut可以直接转成回到达芬奇的lut。回到机房调色室,就可以直接套用,大概方向差得不太多。 copyright dedecms

你在哪调色的?你是希望调色师完全执行你的指令和想法,还是希望他有些想法,能调出几种不同的调子,大家能有所讨论和选择?

本文来自织梦

杜:《罗曼蒂克消亡史》是在PO朝霆调色的。合作方式的话还是分项目和人。比如这次前期做得比较明确了,作为调色可能更多地是把握分寸。我们确立了一个基本方向后,调色师就开始独立工作了,弄完之后我们再看整部片子连下来有没有需要再调的地方。 本文来自织梦

一般之前我和调色师会一块儿来调三四个不同感觉的。然后导演再确定我们要哪一种。大家在一起讨论,确定调色的方向,再接着往下执行。这是大家一起经过讨论才得出的结果。当然,最终还是导演来拍板决定。

本文来自织梦

袁:调色,以及前期视觉风格的设计,你是习惯于找一些影片或者照片作为视觉风格的参考吗? dedecms.com

杜:也会有。但是那仅仅是有参考价值,在实际中不可能特别准确,只是有一个基本的方向。 

copyright dedecms

袁:你个人是习惯于找有经验有创意的灯光师呢?还是习惯于作为摄影指导自己来管灯光,找只负责实施的熟练的灯光师?

dedecms.com

杜:我是根据项目来定。预算是一方面,另一方面还是看这部片子最终想要什么效果。

织梦好,好织梦

袁:像曾念平这些摄影师,他们原来是比较倾向于找比较有经验的灯光师。但现在,一方面可能是因为到了他们这个年龄,当时合作的好多灯光师已经开始慢慢退休了。另一方面可能自己积累的经验多了,更倾向于欧美式的这种摄影指导的工作方式,自己全面掌控光线设计。找一个好一点的掌机,大部分精力放在光线气氛的控制上。这时候灯光师就只发挥了大助理甚至是首席电工的作用。

织梦好,好织梦

杜:根据项目定。比如说《罗曼蒂克消亡史》,我还是希望和比较有经验和创意的灯光师合作,会很省心。作为摄影在现场就会比较轻松,就能把更多的注意力集中在别的身上。我们虽然有一个基本的方案,但这个方案确实是需要各种各样的方法才能达到,在现场,我们不能现找方法,反复试。那些经验丰富的灯光师能快又准确地实施出来,不会在现场浪费时间。 dedecms.com

袁:现在拍电影的时候自己掌机,还是就看监视器,然后找一个好点的掌机?因为现在至少都是双机,是他一台你一台吗?你们是如何分配的呢?

dedecms.com

杜:我自己掌机,也有找掌机。如何分配还是根据项目。比如拍《唐人街·探案》的时候我就很少掌机。因为很多时候它没有要求摄影去捕捉那么微妙的东西、抓摄影的趣味性。但是《罗曼蒂克消亡史》就不一样,自己掌机最好。

织梦好,好织梦

袁:有些时候摄影差一些再重新拍一遍就显得不太好,特别是很多明星在的时候。  织梦好,好织梦

杜:像我在拍《雪暴》的时候,很多时间我就一直掌着b机,其实我有两个掌机。因为自己掌不掌机差别还是比较大。

copyright dedecms

不找掌机,可能也不行,有些时候摄影指导会顾不上; 找了,有些简单的东西就可以比较省心地完成。不过现场可能有个效率的问题。当导演跟你说了一遍,你再去跟掌机说一遍,掌机再跟下面的人交代,这中间就会有很多次转述。有时候掌机不一定能完全理解你的意思,而这种时刻有时又是很重要的。比如演员正在演戏,很重要的情绪,一旦没抓下来,错过了就没有了。像这种情况,你自己把着机器的时候,即便犯了这种错误,演员也不会那么不开心。因为大家都会犯错误,演员也不可能保障自己这条就演得最好。我们只能说尽量少犯这种错误。这就是自己掌机的好处。

内容来自dedecms

而且现场那种互动感是不可代替、一直存在的。小的现场和大的现场是一样的。比如早上出工,片场在导演没到之前都是比较松散的情况。导演一到,因为有了中心,大家都知道要围绕着他来转。演员、所有的工作人员都汇总在一起,推动整个工作的运转。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

对于导演来说是这样,对于摄影指导同样如此。当你在监视器后面时,现场的情况你是抓不到的,也不知道具体问题会出在哪儿。只有当你真正把在机器前面的时候,演员的走位、穿帮、调灯、道具摆放等你才会有个把握。这样一来,你就可以直接说我要如何去改动,省了很多不必要的麻烦。这些部分现场就会围绕着你来转。导演是大的统领,你就是小的那个,工作效率、感觉也会有所不同。

织梦好,好织梦

袁:像车里的那场戏,章子怡被他们押走,以及最后还有杀人的那场夜戏是在棚里拍的吗?车是在棚里吗?我看车开了很长时间。包括章子怡头靠在车的三角窗边,从外面拍,时间还挺久的。 织梦好,好织梦

杜:那场戏都是实景拍的。章子怡头靠在窗边,从外面拍的那个镜头,我们是采用减震头挂在跟拍车上拖着它走的。

织梦好,好织梦

袁:这么长的运动又是夜戏在实景拍感觉不太好操作。因为车又在一直开,光得打很长一段路吧?万一一遍车戏不行再掉头回去,再重新来一遍,挺折腾的,又有那么多大牌的演员。 copyright dedecms

杜:这个场景有很多的限制,它是一个国家级的自然保护区。旁边有芦苇道路非常窄,拖车都上不去。路道两边还有沼泽。 copyright dedecms

袁:那怎么打光的呢?吊车怎么进去的?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

杜:因为这个景区有些地方是不让开车的,只能骑自行车或者小电瓶车。那个地方是转着圈走的,在每一个拐角处就有一个可以错车的地方,那个地方稍微大一点。因此我们采用的办法是在四个角上打了灯。比如这个角的灯照顾这一方向这一溜儿,那一个灯就照顾另外一片。当车在拐弯的时候,正处在吊车的灯下,基本上是暗的。而最好的亮的区域是远处,整个大概有一公里的区域。我们基本上就是车开着,绕着圈走,边走边拍,不停,一直演就可以了。转一圈演完回来,回到大本营也就二十分钟左右。戏和机位有要调的地方转一圈回来后再调整,不行就再转一圈拍。 dedecms.com

袁:因为我看影子做得挺好的。一开始我在想有章子怡又有浅野忠信,好几个人,实拍的话车来回调,很折腾。所以就猜测在棚里,但是光影又不像棚里做的,因为很逼真。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

杜:我们前期画了非常详细的分镜头和车辆的调度方案。比如它的路线是只能单向走,需要调度好,比如说演员的休息车开进来,停在离拍摄车最近的地方,可能后面的车就过不来了。而中间哪儿放发电车,怎么放,有很多具体的问题。而且景区里也有自己的限制和规定,不能随便弄。所以那个地方有非常具体明确的分镜图和调度图,以及先拍什么、后拍什么。比如我们画了分镜头,1、3、5是哪个机位什么时候拍,2、4、6 是什么时候拍。1、3、5镜头这段时间拍谁,2、4、6拍谁。哪段时间演员不在我们拍谁,然后什么时候要拍枪战戏等。麻烦的地方就是有点像美国拍电影的方式,前面得规划得非常周全。到了拍摄的时候就没有什么好费劲的。不可能完全避免出现问题,但得尽量让问题少出现。 本文来自织梦

袁:你现在拍的片子投资越来越大,演员阵容也越来越大。碰到这种有很多大明星的拍摄,对摄影来说挑战挺大的,挺麻烦的。要照顾时间、现场,他们有时候还会要求非要这样演,不能那么演,这边脸漂亮要拍那边脸,诸如此类的要求。这样一想还不如拍过去小的文艺片那样,自由度高一些,不受那么限制。

dedecms.com

杜:但是小的文艺片也有小的文艺片的限制。 内容来自dedecms

袁:肯定,以影响力来说或者能用到的资源来讲肯定不如大投资影片。黄岳泰也是经常拍这种大卡司的阵容,他会打三面灯。主光三面都打上,随时开随时关。演员如果突然要这么演,就可以立刻开那边的灯,如果要换种方式演,这边灯关掉,那边就打开。所以他的灯量特别大,手下的人也需要很多。虽然准备的时间很长,但一旦明星到现场后,随时可以开,各个方向吊个灯都非常快。你拍戏也会这样吗?

本文来自织梦

杜:不拍大明星的时候也会这样拍。主要是考虑到调机位的效率。因为涉及到调灯就不是一点半点的事儿了。调灯可能别的人就进不来,涉及到穿帮、走线,随随便便半个小时就没了。不过有的时候还真得耗掉这半个小时。比如你拍那种非常在意自己仪态的演员,也许你十分钟就可以把光打完了,但又得再多打半小时的光。所以摄影师也是一种服务。 copyright dedecms

袁:这部片子都是变形宽银幕拍的吧?用的是一整套的Master Anamorphic镜头?最广的焦距到多少?

copyright dedecms

杜:对,用的一整套,最广的焦距到35mm。 dedecms.com

袁:那需要再广的镜头怎么办呢?

本文来自织梦

杜:我们用了一些球面镜头。比如10mm、12mm。

织梦内容管理系统

袁:这部片子用这套镜头是早就想好了吗?还是做了测试了?

dedecms.com

杜:做了对比测试,还测了索尼的f65配MP头。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

袁:索尼的f65等于是想做裁切的那种,而不是变形宽银幕。为什么后来选择了ALEXA XT配MA呢? 内容来自dedecms

杜:最早我和导演确定了一个基本的风格,就是要比较干净、锐利的影像。当时我们想,即使做得稍微生硬点也没事,但是锐度一定要够。所以要用f65,它号称有8k分辨率。然后找寻镜头的时候,因为想做到锐度最大,所以找了现在市面上做得最好的MP,还有MA,做了对比。我们发现 MA也很锐,与MP很接近,而且MA色彩的厚重感、层次感更舒服,更符合这个项目的需要,并且它的景深也很好。但前面因为我们已经确立了风格,不会用太长焦的镜头,多采用偏广的镜头。35mm、40mm、50mm杜杰是用得最多的,65mm、75mm以上就很少用了。如用MP来拍一个广角镜头,后景的景深控制起来就比较难。从综合的效果来说,MA还是更合适一点。 织梦好,好织梦

袁:就我个人来说,确实MA从综合的成像来说是最好的。因为它是重新设计的变形宽银幕镜头。你偏好用变形宽银幕镜头吗?罗攀就特别喜欢变形宽银幕镜头,即使预算不多也要使用。胶片电影《志愿者》才500万元投资,他也尝试了变形宽银幕镜头。 内容来自dedecms

杜:我还是看项目。因为在《罗曼蒂克消亡史》里,最早我们没想到要用MA,如果当时测的MP 锐度各方面感觉比MA好的话还是会用MP的,我们不太在意这个。但是我们确实也注意到老镜头周围成像比较软,甚至有变形的情况。

本文来自织梦

袁:对,像这部片子很多拍垂直的楼的镜头,应该会很受影响,不太好看。就我个人而言,炫光、颜色这些都能接受。但变形太大实在接受不了, 因为谁的眼睛看上去都不是歪的。

织梦内容管理系统

杜:但这没有那么绝对,我关注过畸变这件事。看了很多好莱坞的东西,我发现他们也有这种情况出现——那个街道明显出现了弯折、变形。这可能是观看的原因。看小监视器,我也没法接受那种畸变。但我后来想观众可能没有那么在意这个,他们的整个感受不会集中在视野的边缘上。 本文来自织梦

袁:有种审视的感觉。

copyright dedecms

杜:对,这问题你说大可大,说小可小。

copyright dedecms

袁:可能每个人在意的点不一样。那用MA镜头的话,航拍能配得平吗? 织梦好,好织梦

杜:航拍是用蔡司镜头拍的。

dedecms.com

袁:我是觉得如果用MA镜头的话感觉前后很难配平。那机器是用的ALEXA MINI吗? 织梦好,好织梦

杜:不是,用的是Red。

本文来自织梦

袁:那可能也是考虑到配平这个问题。航拍一般的支架前面头太沉不好配平。这部片子里有好多垂直俯拍的镜头,是基于什么样的考虑拍摄的? 织梦好,好织梦

杜:我们比较喜欢这个。我有时到一个场景里,就会想这个场景航拍、俯拍会是一种什么感觉。

copyright dedecms

袁:因为过去的片子正俯镜头不太好拍吧。

织梦内容管理系统

杜:对。所以就会有这样的想法。  copyright dedecms

袁:外景基本上都是无人机拍摄的吧?

copyright dedecms

杜:对,基本上是无人机,也有用炮。 dedecms.com

袁:片子一开始那个旧上海大城市、那个高楼的镜头呢? copyright dedecms

杜:那是买的素材,然后又改的。

内容来自dedecms

袁:因为我看那个画面质感蛮好的,但是又特干净,我相信是在原素材里修了。家里的那场俯拍打戏是怎么做的?就是人都被杀光的那场戏。是用一个tower cam倒吊着垂直升降拍摄的吗?那个不好做吧。

本文来自织梦

杜:没有用那个。这个镜头确实操作起来比较麻烦。我们是DIY的。不过因为我们的机械组长很不错,所以也没有那么难。我们是做了一个很大的trace(桁架),把trace从这头延到那头,有大概三四十米那么长。我们有两组trace,把trace固定在屋顶上,中间留个缝,那个缝的宽度正好可以搁一个轨道的宽度,把轨道中间的横撑去掉。把轨道固定在trace架上,放上板车,板车放上去后底下有悬空的地方。我们就可以在底下不受任何阻力地去运动了。然后我们再在上面挂一个遥控头。因为顶上的空间很小,如果用推的话肯定不好控制,容易晃,而且也不知道演员在哪儿。因此我们在楼下边做了一个威亚,上面有个小的监视器,可以根据演员的动势跟着走。把威亚做成了圆圈,像两个传送头之间的皮带,是一个循环,我们只管一头就行。从这头到那头,就拉这根线,反之亦然。不是同时拉的,拉一根线就行。轨道本身有阻尼,能从这头走到那头。而且有遥控头,我们还可以在下面控制着它的俯仰。这个镜头有比较多的俯仰变化,一开始是平的,后来上楼梯,再到后面的摇,变化了很多。 copyright dedecms

袁:这场戏还挺复杂的,准备了很长时间?

内容来自dedecms

杜:其实有了方案之后也没那么慢。前期想得复杂点,把安全性也考虑在内。不能等葛优来了再试,只能弄得差不多了再请演员。

copyright dedecms

袁:我刚开始想的是用tower cam。它就可以倒吊着,往上安,反着装,并且可以伸缩。但现在国内好像还没有。

织梦好,好织梦

杜:我没听说现在谁有,但是tower cam其实好多功能都可以通过DIY做到,除非是很特殊的一些需要。只是它更快而已。

内容来自dedecms

袁:tower cam可以垂直升降。那种环的楼梯,演员在上楼梯时,就可以跟着演员,遥控头一起转着拍。用威亚拽的话稳定性就没它那个好。 织梦好,好织梦

《当代电影》|找寻最合适的风格和拍摄方式——《罗曼蒂克消亡史》摄影指导杜杰访谈

杜杰 copyright dedecms

摄影的创作理念 

本文来自织梦

袁:上面我们也在讨论,作为摄影师来说,其实比较成功的还是应该针对这个项目,能够营造出一个比较完整的画面语言体系。包括从光线、机位,甚至镜头的选择,哪怕是机器的选择、现场焦距的确定,是劲往一处使的感觉。我认为这是好的摄影师在技术技巧上非常成功的一点。《罗曼蒂克消亡史》就是能形成一个体系的。现在这些影片中,包括罗攀拍的《我不是潘金莲》也是。不知道你是怎么看待画面语言体系?

织梦好,好织梦

杜:体系不是一个人能左右的。

织梦内容管理系统

袁:没错,但作为摄影,首先他得有这个意识,将导演、灯光、服装、化装、道具等和自己这部分联系起来。比如说罗攀,他确定了这个体系后就决定这部戏不拍过肩镜头。冯小刚要拍,但他坚持不拍。你这部片子遇到过这种问题吗?比如前期确定了这种风格,但实施起来会遇到阻挠或者动摇的吗? 本文来自织梦

杜:没有,我们这部戏还比较顺利。语言体系比较难,而且语言体系这几个字涵盖的范围很大。国外就有所谓的视觉艺术指导。视觉艺术指导可能就是在画面服装的颜色、美术的风格、摄影的调子和光线的感觉等方面有一个总体的把控。有些片子是有这样的职务的,因为它涵盖的范围非常大,所以就需要非常重视地体现出来。其实有时候美术的作用非常大。 本文来自织梦

袁:对,有些时候美术做得不对就没法弄,拍了之后也没法修改。

织梦好,好织梦

杜:有时摄影非常依赖于此。在拍《无人区》的时候,郝艺和他的工作对于片子整个影像的风格气质影响得相当大。比如说我们都在拍荒漠,但黄渤穿着这样的衣服、那样的造型,还有红色的车、骑着马在里面走,以及那个加油站的设计风格等等都影响着影像的风格。 织梦好,好织梦

袁:其实美术介入得比较早,对整部片子影像风格的影响挺大的。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

杜:对,所以仅仅说是摄影去确定一个影像的风格或者说系统,有点不太成立。比较好的是大家能在一起互相碰撞,但这确实不是很容易碰到。

织梦好,好织梦

袁:这就得看是否幸运能碰到这种合作伙伴,能不能聊得起来,能认同整个的创作。所以我有时候开玩笑说,电影是有自己的生命的,就像一棵树,它有可能没长成你希望的那样。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

杜:但是没有一部电影,从准备到拍完,会完全按照你的意愿走,它会受各种因素的左右。比如说每个人的意见都要尊重,但你又得有自己的一个底线不能被突破。就像我们在拍女演员的时候,就没办法做很大的反差。但其实按道理说有些戏我们根据人物、气氛,人脸是得有反差的。再比如说造型师认为这个东西是好的,你心里可能并不认同,但你也没办法左右这事儿,只能让这个项目接着往前推。确实就像你所说的,电影有它的命。如果说摄影、导演、美术等能把劲儿使到一起去,它就会让最终的风格更明确。《罗曼蒂克消亡史》就是这样,有这种劲儿往一处使的感觉。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

袁:我也是这么觉得,从影像、服装的调子、环境,它是一股劲儿往前走的。《罗曼蒂克消亡史》是年代戏,起码它在前期设计的时候可以往一个方向设计。但有些时候我们拍的时装戏,再赶上请了一个小鲜肉,人家有自己的形象顾问,他自己决定穿什么。而形象顾问只为他的明星服务,要帅、要漂亮,他不管你整部戏的风格。这就很麻烦。

copyright dedecms

杜:这确实是有关系。所以这也是现在的影视剧大部分的品质并不理想的原因。现在的影片没有一个真正把时装剧拍得特别好的,也没有在这方面做得很特别的影片。

内容来自dedecms

袁:现在时装剧只能达到拍得漂亮,而没有形成自己的体系。而且真的讨论起来,有时候作为摄影师来说也没办法。穆德远老师曾经说过,作为一个好的摄影,不能让普通观众感觉特别突出,而应该是和整部影片结合在一起的,给影片助力。你觉得摄影是需要藏一藏,还是应该凸显出来? dedecms.com

杜:这是一个平衡的问题,没有绝对的标准。还是得看这个项目,来决定你是应该藏还是露。

织梦内容管理系统

袁:你有遇到过别人说你拍得很牛以至于有点抢戏吗?

织梦好,好织梦

杜:我没有特别关注过别人对我的反馈。但我并不十分热衷于把影片拍得特别好看,并不是十分在意做了一个多酷炫的镜头,别人看了觉得有多牛。有,当然是锦上添花,没有,也无所谓。我热衷的是怎么用摄影的方法去讲故事,如何讲才有意思,它的分寸感,以及做成什么样的才是最有意思的。这得看这部片子需要强调什么,这个镜头的意义是什么。有些时候这个镜头就是需要你拍得好看、漂亮,那就得拍得漂亮。不能说大家在拍一个很煽情、很漂亮的东西时,你没有传达出那种情绪来,那就有问题了。但你要说本来就是一个并非如此的东西,你非要拍出反差,拍得好看那肯定也不合适。所以主要看你站在哪个角度。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

袁:在不断的拍摄中会注意形成自己的风格吗?还是会根据项目决定?

dedecms.com

杜:影像风格是避不开的,只要你有一个喜好,你就往那个方向走。比如我比较排斥青春偶像剧。不相信这种美,不相信大柔光加些纱,还有光晕等。

织梦好,好织梦

袁:你就不会往那个方向设计。孙明的个性特点就挺明显的,包括他拍的东西。就像《台北飘香》《秋之白华》到《夏洛特烦恼》,那些影像风格都蛮有特点的。

copyright dedecms

杜:摄影师的风格限制了不好,应该尝试更多的新东西。因为你不可能只跟一个导演合作。或者不可能永远只服务某一拨儿的观众,而且观众的审美一直在变化。 dedecms.com

袁:如果别人找你就想拍成那样的,又该怎么办? dedecms.com

杜:那不一定,没有绝对的事情。你非让我拍成那样,但最后我不一定就要拍成那样。你也可以跟他说哪种是好的。现在观众的审美一直在变,如果你一直老做之前的风格肯定会有问题。而且你自己如果一直不去试一些新变化的话,就会把自己的东西做死了。比如你一定要做柔光,要把柔光做到世界第一,这种想法可能是有问题的。作为摄影师来说,不应该局限在固定的审美里面。

copyright dedecms

袁:但人总是有一些习惯的东西,比如习惯用的焦段、镜头、打光方式,包括有时候,像李屏宾这样有名的摄影师,都是大光孔、自然光的那种变化。现在我有时候会故意避免这事儿。有几个助理跟我的时间比较长,就会问我,为什么我现在不这么拍了。其实我是怕长期这样会形成固定的套路。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

杜:我做一个项目就得找到它最合适的风格、方式。

copyright dedecms

袁:所以作为摄影师,其实挺难的,甚至拍完了都还没找到特别合适这个项目的语言体系或摄影语言,包括镜头的焦段、光孔的控制、滤光镜的使用、光线的光质等等。不知道你有没有这种感受?

copyright dedecms

杜:一样的,有些导演和项目,你确实左右不了。演员就有那么一点档期,你得把他拍完,不能超期。还有些环境你到了以后,不能让你打灯,那你不能说不行,所以就得做一些妥协。整个摄制组的运转并不是只有摄影组。 dedecms.com

袁:现在拍的《雪暴》是个什么题材呢?

本文来自织梦

杜:是一个犯罪类型的。我最近有点怵喜剧,因为喜剧的摄影空间比较小。 本文来自织梦

袁:它可能更重要的是在表演上。而且来看喜剧的观众,他也不是很关心画面。但你一开始做的《疯狂的石头》《疯狂的赛车》也是喜剧,影像上还是比较夸张的。 本文来自织梦

杜:其实当时没有当喜剧拍。而且我们那种喜剧不是一直让人笑,让人乐的那种,是一种黑色幽默,不是标准的喜剧。不过,我拍的《分手大师》是标准类型的喜剧。

织梦好,好织梦

袁:而且《分手大师》的导演本来就是演员出身。

copyright dedecms

杜 :他也不是那种传统意义的演员出身。这部片子是一个纯喜剧。它不太要求你有一个系统,就是需要在这个语境里,这个人做一个很夸张的行为。这个行为你可以用一个很冷静的方式去展现,也可以用一个很夸张的方式去展现,但它不会形成一个系统或者语言体系。你只是服务于这个笑点,看完之后就完了。

织梦好,好织梦

袁:你是美院附中出来的,学习了很长时间的美术。作为摄影师,长时间学习美术的经历,对你的工作帮助大吗?

织梦内容管理系统

杜:其实思考的方式是一样的,电影有时候在这方面和美术是相通的,是一种有意识的思维训练。现在也没法儿返过来假想,但我的确从这段经历有所获益,但也不是绝对的。其实可以从很多方面去拓展自己能力、获取更多的知识。比如我是学美术的,我就会接触到很多美术圈的人。所谓美术界,就是引领视觉艺术,你就有更多的视野。接触这些人,看他们是怎么思考视觉的?他们玩的是什么材料?他们是什么流派?他们的流派从哪延伸出来?但很多没有学美术的摄影师,他看了很多电影,也可以从中吸取养分。

织梦好,好织梦

袁:现在摄影系招生考试的时候,有美术功底的学生,特别是美院附中的学生,在一开始考试的阶段,就会表现得比较突出。他的表现力甚至表现欲望也会比较强。 本文来自织梦

杜:对,毕竟他是在用视觉思考问题。画画对摄影肯定是有作用的,但不能被夸大,因为它也有短处。在学绘画的时候,有时候会比较僵化,比如你可能会过多地注重技巧,完全沉溺于手艺人的那种喜悦里。 内容来自dedecms

袁:你正好赶上从胶片转换成数字化的时代,现在基本上已经过渡完了。前两年在过渡期时,你有没有感觉到不适应?

内容来自dedecms

杜:现在反而变得更简单了,这只是一个工具而已。胶片确实有魅力,但又不是唯一的手段。我不认为作为一个摄影师,你用Panavision就牛,用一个dv或者手机就差了。这主要也是看项目。

dedecms.com

袁:现在技术变化很快。新的技术、新的创作上的构思你是通过什么渠道去学习? dedecms.com

杜:比如说看电影、通过接受访谈去思考,以及通过与同行、导演合作、聊天等。

织梦好,好织梦

(辛然 整理)  dedecms.com

《当代电影》|找寻最合适的风格和拍摄方式——《罗曼蒂克消亡史》摄影指导杜杰访谈

袁佳平  本文来自织梦

编辑:张耀丹 本文来自织梦

《当代电影》|找寻最合适的风格和拍摄方式——《罗曼蒂克消亡史》摄影指导杜杰访谈

更多精彩内容等您共享 dedecms.com

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

请点击图中二维码 dedecms.com

d

copyright dedecms

d 内容来自dedecms

d

copyright dedecms

y

copyright dedecms

z

织梦好,好织梦

z 内容来自dedecms

公众号

投稿信箱:dddyzztg@163.com

织梦内容管理系统

发行部电话:010-82296104/82296101

copyright dedecms

编辑部电话:010-82296106/6102/6103

织梦内容管理系统

官方博客:~aHR0cDovL2Jsb2cuc2luYS5jb20uY24v!u/1686032783

copyright dedecms

官方微博:

织梦内容管理系统

~aHR0cDovL3dlaWJvLmNvbS8=!contemporarycinema/home?topnav=1&wvr=6 copyright dedecms

《当代电影》|找寻最合适的风格和拍摄方式——《罗曼蒂克消亡史》摄影指导杜杰访谈
微信号:dddy1984

若需深入交流,可添加我们的微信号

本文来自织梦

《当代电影》|找寻最合适的风格和拍摄方式——《罗曼蒂克消亡史》摄影指导杜杰访谈
《当代电影》|找寻最合适的风格和拍摄方式——《罗曼蒂克消亡史》摄影指导杜杰访谈

    [编辑:电白雷城人]  【打印】  rss

    相关文章


    相关文章>>
    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