广东新闻网
广告
广告
广告
广告

《当代电影》|史蜀君访谈录

移动版  点 击:  2017-06-20 20:48  来 源:网络整理  字号:

口述历史

织梦内容管理系统

《当代电影》|史蜀君访谈录

史蜀君 内容来自dedecms

采访者:周夏

copyright dedecms

摄像:李祯 周骏 本文来自织梦

采访时间:2012年9月29日、10月2—6日

copyright dedecms

采访地点::上海建国西路·史蜀君家

内容来自dedecms

采访时长:16小时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

文本选编:周夏

织梦好,好织梦

责任编辑:檀秋文

copyright dedecms

版权:《当代电影》杂志社
内容来自dedecms

受访人简介

copyright dedecms

史蜀君,女,1939年6月26日生于重庆,2016年2月14日逝世,原藉北京。1964年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导演系。1975年起任上海电影制片厂场记、副导演、编剧、导演。编导的影片有《女大学生宿舍》(1983)、《失踪的女中学生》(1986)、《夏日的期待》(1988)、《庭院深深》(上、下)(1989)、《燃烧的婚纱》(1990)、《女大学生之死》(1992)、《小娇妻》(1995)。其中,《女大学生宿舍》获得1983年文化部优秀故事片奖、卡罗维·发利国际电影节导演处女作奖。 本文来自织梦

一、进入上海电影制片厂 织梦好,好织梦

周:刚进入电影厂的时候,您具体做什么?

copyright dedecms

史:1964年中央戏剧学院毕业后,我被分配到武汉的湖北省歌剧团,当时是没有选择的,1975年才调到上海电影制片厂。这八年我一直和我先生(1)两地分居。刚进来的时候做场记,是谢晋的样板戏《磐石湾》。我的具体指导老师叫梁廷铎,是和谢晋合作多年的副导演,非常有经验,很幽默,也特别耐心。后来又拍了谢晋导的《审椅子》《战海浪》两个小京剧,短戏,我还是做场记。

内容来自dedecms

周:第一次进摄影棚什么感觉?

内容来自dedecms

史:我第一次进摄影棚有点蒙,怎么这么乱糟糟的、没有秩序?我在歌剧院当导演的时候,导演是坐在专座上面的,这边一个场记,那边一个助理,很安静、很规范。摄影棚里导演却连个椅子都没有,现场一片混乱……一转眼,连谢晋都找不到了,过了一会儿听到声音,才发现他跑到天桥上去指挥了。后来,在摄制组里待久了,我自己也很少坐椅子,特别是有群众的大场面,压根儿是坐不住的。激情的段落也坐不住;演员悲哀的镜头,必须靠近他,在他耳边轻言细语地提醒,生怕惊扰了他好不容易积聚起来的感觉。

内容来自dedecms

周:舞台戏和电影最大的不同在哪里?

织梦内容管理系统

史:电影用镜头说话,舞台主要是靠演员表演,它的魅力就是演员和现场的观众能直接交流。话剧演员的语言传递能力很强,经过调教是可以演电影的,但是好的电影演员不一定能胜任话剧表演。电影所有的表达元素都必须要通过镜头的组接,而且镜头里的调度是多角度的,很丰富,舞台的调度是在三面框子里的。那时我对镜头几乎不懂,于是重新学习了电影的ABC,退了饭票攥着一把钱,到上海的几个旧书店里去淘一些过去的电影理论书、电影技术书,回来恶补。其中有一本书是张骏祥写的《关于电影的特殊表现手段》。之后我还整理过他的《大庆战歌》,一点一点拉胶片,从此以后就有“镜头”的概念了。 织梦好,好织梦

周:那些书对您还是很有帮助的。

织梦好,好织梦

史:很有帮助,但是更多的是看片学习。我记得在我们厂里看参考片《小兵张嘎》,是崔嵬导演的。《小兵张嘎》的镜头处理得很好,我就拿一个小手电筒,记下它的镜头怎么处理、怎么分切。边上的工人师傅问“你在记什么”,我不好意思说。因为一些对别人来说是很简单的事情,镜头怎么摇动、怎么衔接,他们已经习以为常了,但对我来说是新鲜的、陌生的。 内容来自dedecms

周:您算是电影入门了。

织梦内容管理系统

史:嗯,入门了,很艰难地爬进这个门,花了很多工夫。我必须在很短的时间内适应,那个阶段我觉得我学习的含金量是比较高的。

内容来自dedecms

周:当时有没有畏难的情绪?

织梦好,好织梦

史:没有,因为我心想,既然进来了就要做好它。比起歌剧、话剧,电影的容量非常大,涵盖面非常广阔。它可以很细微深入地挖掘,同时它展现的广阔景象也是无穷无尽的,表现手段非常丰富。拍电影对自己也是一个挑战,我觉得我可以学好、可以拍好,我还是很自信的,从来没有畏难过。 copyright dedecms

周:您对谢晋老师的印象如何?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

史:我觉得谢晋是一个狂热的电影工作者,非常有激情、非常敬业、非常投入。他说:“我连续好多年了,没有一个春节在家中过的,全在外面谈创作。”他没有其他的爱好,电影就是他生命的全部,一直到80岁还是激情满怀。有一次,我和他一起去美国开会,他一路上对我讲他想拍一部“文革”时期凄美的爱情戏,见我不是很呼应,就批评我糟蹋了自己(指史蜀君)的才华。谢晋堪称是一位伟大的导演。 本文来自织梦

周:你们几位女导演都是谢导的学生吧? 内容来自dedecms

史:差不多都是他带出来的。我没有做过谢晋的副导演,黄蜀芹、石晓华、鲍芝芳,还有一个武珍年,她们都给他做过副导演。我只跟谢晋做过场记。她们都是北京电影学院和上海电影专科学校毕业的,对电影有概念,我主要是在片场学习,所以当时给谢晋做场记,是很好的锻炼。谢晋也从来没有把我当场记看,他总觉得我是歌剧院的导演,所以我有时候提出一些想法,他会觉得蛮好、很重视。 dedecms.com

《当代电影》|史蜀君访谈录

史蜀君

织梦内容管理系统

二、 创作之路

dedecms.com

周:您导演的第一部电影《女大学生宿舍》就一炮打响,缘起是什么呢? 内容来自dedecms

史:在这之前,我发表了一个电影剧本叫《女友》,是跟别人合写的,讲一个干部子弟跟他女朋友的爱情故事。我一直酝酿着要拍,但是上影厂没有用,最后河北电视台把它拍成电视剧,得了第一届优秀电视片奖。没有多久,厂里就说,有一部片子你可以拍,就是《女大学生宿舍》。我没有拍短片,就直接拍长片了,但是最早的剧本是很糟糕的。这个剧本本来是给宋崇的,但厂里又给了他一个关于老干部的剧本,他们觉得那是重大题材,所以就把这个题材给了我。

dedecms.com

周:最初的剧本是谁做的?

织梦内容管理系统

史:是小说作者喻杉和我们厂里一个年纪蛮大的老编剧合写的,本来是一篇短篇小说,他们就把它编成一个因果关系非常明确、戏剧性非常强的剧本。剧本写得很陈旧,比如说,主人公跟男朋友讲到未来的时候,树上就出现一对鸟。类似这样的镜头,我就觉得很俗气,无法接受。但这又是一个很好的机会,我不接的话也许会好多年没事干,就接了这个剧本。然后我就跑到很多大学去征求意见,还带着这个剧本到北京去。到了北京大学,我请他的学生会宣传部长帮我把这些剧本散发到大学生里面去,让他们看完了提意见,结果他们说“不值得谈”,我当时一下子就晕了。没办法,我又带着这个剧本到武汉,在武汉大学住了一两个月。80年代初的大学非常活跃,我自己去找大学生看剧本,然后找他们的文学老师一起讨论,我们交流得非常充分。我每改一稿都让他们看,尽管他们的意见很尖锐。我先生来信说:“春天来了,校院里的樱花都开了吧,不要着急,希望会降临的。”他一直在给我打气。苦闷了一段后,我又重整信心,根据当时武汉大学生对新时代的激情、对自身责任的追问、对陈旧教育思想的批判,还有他们校园生活的方方面面,改了一个剧本,80% 的戏都重写了。武汉大学非常漂亮,有山、有湖、有水,有浓荫华盖的梧桐树,沿石梯而上的图书馆、宿舍区,非常美,我把这些都写了进去。其他许多场景,包括宿舍里的戏、上课的戏、晚会上的戏、大学生议论未来的戏、在草地上谈理想的戏……这些都是我重新组织的,原剧本是一种锁链状结构,沿着主干发展,讲究因果,人为痕迹很重,生活气息很少,我在写导演本的时候把它打散了、解构了,变成板块式了。我想挑战一下传统的戏剧性结构,当然,其中最重要的是要“形散神不散”,当时这种编剧法应该是比较新的,也还禁得住时间的考验。

内容来自dedecms

周:徐桑楚老厂长非常看重剧本,对于这个剧本他是什么态度? 内容来自dedecms

史:当时我拿着改好的导演工作本到杭州看外景,徐桑楚正好在杭州疗养。我一开始不敢把剧本给徐桑楚看,后来我们有个道具师傅小刘说:“你怕什么?!”一把抢过去交给了徐桑楚,徐桑楚看了以后说:“很好嘛,就照这个拍。”徐厂长给予了很大的肯定,我才吃了定心丸,当时他也是承受了很多压力的。等我第一批样片出来以后,徐桑楚看了以后非常高兴,他说:“一块石头落地了。”他对我以后的成长一直是呵护有加。 内容来自dedecms

周:剧本通过了,剧组是如何搭建的?

内容来自dedecms

史:厂里就给搭配好了,就像媒妁之言、父母之命一样的。给我安排的摄影师叫赵俊宏,这部戏我们合作得非常好,后来我所有的电影都是跟他一块拍的,这也是一种缘分。他是上海电影学校毕业的,工作非常钻研,比我有经验,拍戏时帮我分担了很多。一个镜头往往要花很多工夫,他会找很多角度给我看效果,赵俊宏底下有得力的照明班子。我的美工师也非常好,他下面的制作、道具、服装也都很优秀;还有我的副导演,创作上我们非常默契。拍电影,一个好的团队非常重要。因为很容易发生矛盾,如果合作得非常好,就避免了很多矛盾,精力就可以集中在戏上;另外他们对导演的想法比较清楚,这个很难得。我们合作了很多年,电影界很少有这么牢固的班子。当然别人也说了,你如果换班子,风格可以变,或者是会吸取更多不同的东西,但是我觉得没问题,因为我有改变风格的想法时告诉他们,他们都很清楚。我们这个摄制组在厂里很有名,抱团和创新意识很强,我非常感谢他们。

内容来自dedecms

周:演员是如何选定的?

织梦内容管理系统

史:当时女主角定的是罗燕,是我丈夫推荐的。罗燕当时是上海戏剧学院表演系大三的学生。她比同年级的年龄大一点,因为她在纺织厂做过女工。选罗燕的时候,她到我家里来谈了一会儿就走了,当时我还没决定用她。我站在窗子里看着她从我们家出去走到弄堂口,就决定用她了,我觉得她走的时候那个背影很忧郁。演辛甘的演员叫徐娅,有一次,我偶然打开电视,看到她演的一个角色从双层床上跳了下来,节奏感非常好,很放松,一种忘乎所以、什么都不在乎的感觉,哦!就是这种状态!就这一秒钟,我就定了她。演班长的陈鸿梅后来在上影演员剧团当团长助理,真的当干部了。戏里会写诗的演员江一萍,后来去北京广播学院,当编导了。戏里从农村出来的演员李霞后来到了西北甘肃的一个剧团,比较偏僻。戏里戏外都心气很高的罗燕到了美国,当制片人了。罗燕是很有毅力的,她在拍《女大学生宿舍》的时候,经常大热天一个人躲在帐子里学英文,为出国做准备。她们以后的发展,好像跟我电影里面讲到的她们的未来很相似,有意思吧!她们的性格、外貌好像预示了她们的未来,表演也很本色。 本文来自织梦

周:您是如何指导演员表演的? copyright dedecms

史:主要把握一个度,导演既要管又要放,要点到为止。关键是你点的“启发词”要非常明确,演员要能很快理解,引起情绪记忆,从而准确表演。管得太紧了,完全按照导演要求来做,她就太僵了;如果完全放开,让她自己去演,就有可能走调或出不来。这是蛮难的,要靠她们用心去体会。有些演员天生就有这种灵感,像周迅,一点就通,在镜头面前极其放松,有光彩。这种属于天才演员,不可多得。镜头前我一般会很尊重她们的创作状态,大部分都是耳语。 dedecms.com

周:我印象很深的是,女大学生的校服很漂亮。 本文来自织梦

史:那是我的道具提出来的,按照上海交通大学的校服制作的,演员们穿上很有大学生的状态,很靓丽。 copyright dedecms

周:这部电影主要在武汉大学拍的? 内容来自dedecms

史:外景、实景主要在武汉大学拍的。开学迎新是在浙大拍的,比较重要的元旦晚会那场戏,是在浙江大学图书馆的大厅里拍的。7月份很热,又加上几个5000瓦的大灯照着,演员还要穿毛衣,因为是冬天的戏夏天拍,我们的照明师手上都烤出了泡。演员全都大汗淋淋,当时没有空调,制片买些大冰块送进去,一会儿就化掉了。那场戏拍得很辛苦,但是很有意思,色彩很丰富,里面有哈姆雷特和阿Q,加上堂吉诃德,他们之间的冲突是一种中外、古今的文化冲突,颇有些现代戏剧追求的“穿越”味道,大学生很喜欢。

织梦好,好织梦

周:当时电影理论界很活跃,对您的创作有影响吗?

dedecms.com

史:当时我拿这个剧本到北京去征求意见的时候,倪震和韩小磊这两个好朋友看了本子就说:“你把它当青春片拍!”我觉得他们的定位定得非常好,我很尊重他们的意见。他们当年是电影界新理念的领军人物。所以我的那些镜头、气氛都是按青春片拍的。那时候我没看过什么青春片,但是“青春”这两个字对我影响很深刻,我当时就紧扣住“青春”两个字。

copyright dedecms

周:您是怎样理解“青春片”的?

dedecms.com

史:“青春”的含义其实是蛮丰富的,青春片首先要还原年轻人的状态,表现他们的向往追求、他们内心涌动着的激情、他们之间的争吵友谊、他们跟老师的关系,以及他们跟父母之间的纽带关系等等,必须是带有大学生特点的,用镜头捕捉这些很重要。80年代刚改革开放,他们的能量突然一下子就释放出来了,学校里有很多社团,他们怀抱理想谈论国家大事,觉得责任非常大,而且要科学救国、实业救国等等,这种东西很珍贵,我得一直浸透在整个作品里面。比如在上课的时候对于过去陈旧的教学方法的一种反叛精神;在晚会上,让哈姆雷特、堂吉诃德、阿Q这三个人在一组里,组合成充满喜剧笑料的中外古今文化冲突。年轻人开始思考这些问题,就是各种不同的文化是如何撞击的,我觉得这个比较符合大学生当时的状况吧。另外还有女孩子们在水边,在那个小树林里面,谈她们的未来、她们的青春秘密,包括匡亚兰对她父亲的一种思念,当时因为父亲是“右派”,她们对那场运动也开始反思。后来,因为奖学金没拿到,匡亚兰到江边去打工,女孩子们到处去找她,最后发现她在江边上拉板车,大家就过去帮她,一句台词也没有。当时我们在江边堆了大概有七八万块红砖,在砖堆中形成了一个夹缝,摄影机从砖缝里面拍出去,班长和匡亚兰在一抹阳光下拉手和好,前景红砖很温暖,营造的气氛很好。这也是整个戏的结尾。这部电影对我是蛮大的一个挑战,同时也是一个考试,到底能不能及格?能不能达到我心里面定的目标?观众能不能满意?都还是未知数。那时候的气氛还是很禁锢的,能够产生这部影片在当时也很不容易,我现在回想起来,这部电影还是有些反叛精神的,敢于去挑战当时的一些禁区。 内容来自dedecms

周:当时很多女导演的处女作都是一炮打响的。这部影片获得了当年的文化部优秀影片奖,相当于现在的“华表奖”,这个奖给青春片并不多见。 织梦好,好织梦

史:对,下工夫比较多,努力想拍好、想证明自己。另外也很兴奋,第一次拍戏,积蓄的创作欲望也非常强烈,很有激情。有一次,在武汉的一个剧场放样片,看完以后,演员王伟平突然大声叫着:“导演,太棒啦,等着领奖吧!”他的快乐也感染了大家。当时夏衍的评价很高,他很喜欢这部电影,丁峤看完以后跟我拥抱。他说这是一部很可爱的片子,这些学生非常可爱,他们觉得很好看。1984年我就到捷克参加第24四届卡罗维·发利国际电影节了,当时我们没有任何准备,甚至连一张大海报都没有。放映的时候剧场一点反应都没有,很安静很安静,我就进入了一个被审判的那种感觉。我想,拿这部电影来太出洋相了,觉得很丢脸,一直如坐针毡地忍耐了大概一个半小时。放完后,观众突然全体起立,鼓掌好长时间,我很激动,我觉得他们看懂了、明白了。出剧场的时候,就有很多人过来说:“我们很久没看到这么好的中国电影啦!”对于他们来说很新鲜,可以了解中国当代大学生的生活。回到旅馆,我一夜都没有睡觉,当时就觉得给国家争光了、蛮光荣的。没想到几天以后通知我领奖,安排我坐在前排。处女作大概有三部得奖的,我是第一部,最佳处女作导演奖。我穿了一件旗袍,是从服装组借来的,回来的时候发现后面的标牌还在。这次以后给了我很大信心、鼓励,应该算是开门红。

织梦好,好织梦

《当代电影》|史蜀君访谈录

《女大学生宿舍》剧照

内容来自dedecms

周:1986年您还拍了一部琼瑶电视剧《月朦胧 鸟朦胧》,算是大陆最早一批的琼瑶影视作品了。 copyright dedecms

史:这部电视剧当时演遍大江南北。后来我把这个录像带寄给琼瑶,她非常满意。她说我们跟台湾拍得不一样,拍得很有文化,有一种艺术片的味道。台湾拍她的小说,戏剧性很强。我把小说中比较细腻的东西拍出来了,所以她就主动把《庭院深深》(40集)和《烟雨濛濛》(40集)两个剧本寄给我,一共80集。

本文来自织梦

周:后来您选择了《庭院深深》? 织梦好,好织梦

史:对,《烟雨濛濛》人为的戏剧性太强了,所以选择了《庭院深深》,本来想拍成40集电视剧的,但厂里说明年是厂成立40周年纪念,(2)我们没有重头戏,他们就希望我拍成电影。那时候是于本正当厂长,给我做了蛮多工作,让我把它改成电影,为上影厂争光等等,我居然同意了。我说拍成上中下三集电影,因为容量很大嘛,后来他们不好意思说不行,副厂长朱永德就把发行公司的人叫来开会,请我去,表面上是征求发行公司的意见,结果发行公司的人众口一致说三集不好放,不好排时间,只能拍成上下集。我就忍痛同意了,拍成上下集,上集叫《废墟之魂》,下集叫《暴风雨之后》。当时拍《庭院深深》我也是压力很大的,杨延晋正好也拍《地狱天堂》,(3)这两部电影都是琼瑶的,我们俩都是戏剧学院毕业的,在中青年导演里面算比较另类,有点影响的。《中国电影时报》报道说:“史蜀君和杨延晋竟然拍琼瑶戏”,觉得我们创作倾向有点问题,陷到台湾爱情戏漩涡里去了。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

周:剧本是如何修改的?电影版的悬念设置和结构还是挺紧凑的。 dedecms.com

史:我吸收了原小说的很多内容,基本上是按照小说改的,再吸收一点电视剧剧本的东西,原来电视剧剧本的很多线索我都去掉了。我要求摄制组按照《简·爱》的基调拍,体现这种意味。我写剧本的时候,脖子上长了个包,蛮严重的,后来我先生看我太累了,他就跟我一起编剧。这部电影是我们两口子一起编剧的。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

周:当时台湾的琼瑶戏您看过吗?

copyright dedecms

史:没有看过,也没机会。后来在深圳有人给我看了几集台湾版的《庭院深深》,我觉得过于商业化、太煽情。他们拍戏太赶了,今天写剧本明天拍,上午写剧本下午拍,很仓促。台湾版的琼瑶戏不大拍外景,都是在房间里讲来讲去,而且很多演员都是固定的。我们这部戏准备了很长时间,各方面工作做得比较充分,戏中人物情绪表达都比较内敛克制。我总是尽量多地拍些外景实景,把自然景色放进去,另外我们的摄影师每一个镜头、每一次布光都很讲究。我力图按照英国文艺片的味道来拍,跟美工师、录音师也是这么要求的,拍得很唯美,为了这个美我们不遗余力。我尽可能把一些带有商业化的东西去掉,朝艺术片方面提升,尽量把它拍成像《简·爱》《十字小溪》这样的片子,因为这种片子我很喜欢。但是有些时候我们也没办法,当时没什么高级轿车,电影里就用了一辆桑塔纳,因为厂里就只有桑塔纳,其实早就过时了。在小说里这个农场主的车应该是很高级的,但是我们很穷,没有其他车,那时候真是穷凑合。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

周:感觉电影里的服装都还挺洋气的。 本文来自织梦

史:宋佳最后穿的那个风衣跟裙子,全部都是我自己的衣服。我自己会设计,我会织毛衣、会绣花,还会做衣服,现在我外孙女的衣服很多都是我做的。 内容来自dedecms

周:戏拍完之后,琼瑶满意吗? 内容来自dedecms

史:她看了以后非常喜欢,她跟她丈夫打电报来说“恭喜恭喜”。 dedecms.com

周:这部电影在国内获了很多奖,您预想过吗?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

史:是得了不少奖,得了“金鸡奖”最佳摄影奖、最佳录音奖、最佳作曲奖。宋佳还得了一个“百花奖”,后来这部电影在哈尔滨冰雪电影节(4)又得了金奖。那年是建国40周年,政治气氛比较强。当时是徐桑楚去参加“金鸡奖”评奖,回来后他说在艺术上,“金鸡奖”评委评价很高,都说《庭院深深》拍得很精致。总的来说这部电影评价比较高,也是我拍得比较用心的一部。 dedecms.com

周:您的《女大学生之死》获得了全国首届人道主义精神优秀影片金奖和北京、上海两地1993年十佳影片奖。

copyright dedecms

史:这是解放以来的首届人道主义精神优秀影片奖,主办单位有中国红十字协会、广电部、中国电影家协会,当时是在人民大会堂领的奖,有很多中央领导都参加,规格蛮高。我上台说今天我们已经进入了一个商业社会了,大部分东西都可以拿钱买,但是有一些东西是拿钱买不到的、不能交换的。那是一种对于公正的、正义的、真理的不懈追求,对弱势群体的关爱,一种真正的良知、一种高贵的道德、一种很纯的爱。因为它很少,所以更值得我们这些艺术家们为之努力,把我们内心最深处藏的这个东西,在我们的作品里面放出应有的光芒来。这种东西真的要坚持,难度是很大很大的,而且必须是要全身心地坚持不懈,这样的作品一定是非常好的作品、一定是永恒的作品,不是凑热闹的,也不是夺眼球的,更不是获取政治家对你的嘉奖的,但这是我们一辈子要去做的,是我们艺术家应该追求的东西。追求不到不要紧,但是你要努力,方向不能偏。很可惜的是,现在很多人内心没有这个东西,就随风倒了。

本文来自织梦

周:媒体上说《女大学生之死》是迄今为止最让您满意的作品,是这样吗?

织梦好,好织梦

史:我说过这是最让我心疼的影片。从艺术的角度来说,《女大学生宿舍》和《庭院深深》这两部作品比较好。《女大学生宿舍》把青春片的内涵表现得淋漓尽致,《庭院深深》艺术上比较完美,这两部电影都有它诗意的内涵。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

《当代电影》|史蜀君访谈录

《月朦胧鸟朦胧》《庭院深深》《女大学生之死》海报 织梦好,好织梦

三、导演的追求和使命

copyright dedecms

周:您的电影作品数量不是很多,但是都挺有自己的特点,这是不是跟您自己做编剧有关系?

织梦内容管理系统

史:是,我又做编剧又做导演,包括原创和改编,我很喜欢写剧本,拍电影从来没用过人家的剧本。真正深刻的作品应该表现它的根,除了表现树的干和叶以外,我们的作品要去寻根。现在的问题是根的东西我们挖掘得太少,很浮躁,我们只看到人家的花园洋房,但是他们在里面到底怎么过日子,只有把屋顶掀开来才行。越是高层的人、越是成功的人,他的空洞越大,一定是这样的,这个东西正是我们要去挖掘的人性。我们大多数作品却只是歌颂他光明的、有功劳的、人们所熟知的那一面,“根”根本没有表现,其实那是最打动人心的。

织梦内容管理系统

周:您自己拍了很多青少年的电影,最深层次的原因是什么?

dedecms.com

史:每个人内心深处都有一个情结,我为什么一直喜欢拍青少年的电影?因为我对整个世界不是很乐观,看到这么多人在鼓吹战争、制造武器,人们被金钱驱使,变得贪婪、伪善、龌龊……我极其反感。孩子们的生存环境让人忧虑,所以我想在我导演的影片里表达一种对阳光的追求,或者是对青少年的一种呵护、一种提醒、一种引导……这是我的“天职”,不能推托的一个使命。生活当中有很多很大的诱惑,人很难抗拒,对不对?托尔斯泰说有动物的人和精神的人之分,就是说艺术家应该具有这么一种引导的责任,引导人们向善、引导人们提升自己。我总希望下一代,我们的孩子们能生活在一种更洁净的环境里。就我来说,要么就拍很优美抒情的,要么就拍很有冲击力的、有挑战性的,这是我性格的另外一面,这两方面组成了我这么个导演。 copyright dedecms

周:如果没有外在的限制,您最想拍哪些题材? 本文来自织梦

史:我还想拍“留守儿童”,他们的爸爸妈妈不在家,拍他们的一些生存状态。因为我们家小孩的阿姨跟我讲,她出来打工的时候,小孩子很难过。他才五岁,很懂事,躲在门后头抹眼泪,这个情景一直让我很动心。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

周:80年代涌现出你们一批女导演,可以说是中国电影史上前所未有的现象。

内容来自dedecms

史:是啊,80年代确实是女导演群体崛起的时代,涌现了很多女导演。如果每个人都是一朵花的话,她们就是不同色彩、不同姿态的,在我们这个百花园里面呈现出来。这也是一个特殊时期,以后不大可能有,之前也不大可能有。我们那一代是比较单纯的,纯粹在搞艺术、搞作品,没有现在这么多商业意识,也没有负载这么多的压力去挣钱。那时候的导演大部分是艺术学院出身,戏剧学院或者电影学院毕业的,又经过了十年浩劫的禁锢。“文革”以后,环境也比较宽松,特别是80年代,进入改革开放的时期了,就把我们蕴藏的、压抑了很久的一种对艺术的渴望,或者是对生活的见解释放了出来,我们迫不及待要把它表现出来,所以我们根本顾不得其他。给我们什么待遇,或者是有没有稿酬等等,我们全都不去考虑,就专心致志地搞艺术。那时候并不觉得很穷,精神上比较富有,我们更多地去追求一些现在叫正能量的东西。我还是蛮怀念那个时代。当然,应该实事求是地讲,这也得益于当时国家的体制,否则也不可能产生这么多女导演。当时国外的一些评论家到中国来采访我们上海女导演的时候,他们不太了解我们的制度,就是国家给钱让我们拍,无需考虑票房。国外的女导演是需要自己去拉钱的。他们觉得中国的女导演很幸福。黄蜀芹就一直跟我讲,为什么国外女导演很少,就是她们不太适应这种商业操作的模式。那时候是国家分配,女导演的艺术素质和努力程度,同样可以跟男导演相比,但是女导演去拉钱的能力肯定比男导演要差很多。 本文来自织梦

周:我在采访里看到您说您的电影是女性题材的电影,但不是女性电影。 内容来自dedecms

史:是的。我去参加过几次女性电影的国际研讨会,她们的女性电影是更带有女权主义特点的,一定要透出女权的思想。她们的呼喊、她们的反抗,我觉得很强烈。我的电影只是女性当一号主角,在某种程度上,《燃烧的婚纱》应该算是女性电影,而且女性提出了她的反抗,但也就是有一点女权的意识。那个时候我正好从加拿大开会回来,所以沾了一点女权的色彩,所以我在电影里面,着意表现了一些女性受到压迫侮辱之后女性意识的觉醒,尔后又采取了一个比较极端的报复手段。 本文来自织梦

周:其实您对她这个报复手段还是有一定反思的,并不主张采取这种暴力方式。 本文来自织梦

史:对,我让她有一点反思,最后她带着孩子到他爸爸的坟上去,就是她自己觉得有一些做得不大对头,过分了。

内容来自dedecms

周:您关注现在活跃的女导演吗?比较欣赏谁的作品? 内容来自dedecms

史:彭小莲,她的文笔非常好,是中国女导演里最有文学修养的,发表的小说和拍的电影常常获奖,而她做人很低调。她都是自己写剧本,镜头运用也很讲究,戏有深度,很耐看。徐静蕾的《杜拉拉升职记》整个像时尚广告,节奏拍得蛮好,镜头运用也很有时代气息,但是人的这种状态,我感觉到更多是导演理性地在安排,不是很动心。我很喜欢赵薇的《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》,描绘这个时代的大学生活很贴地,微博上有人说史导演我们觉得您的大学生电影比赵薇的更贴地,我说:“哦,三十年前的地和现在的地是不一样的,大家都贴了自己那个时代的地啊……”(笑) copyright dedecms

周:她们的风格是多种多样的,比较个体化。

copyright dedecms

史:应该鼓励每个人拍出有个性的东西。艺术就应该是这样的,多元化,因为我们生活本身很多元的,对吧?要相信观众会有取舍,如果不被喜欢,自然就被淘汰了。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

注释: 内容来自dedecms

(1)严明邦:1939年生于上海,本科在上海师范大学中文系,后又在上海戏剧学院戏曲研究班完成研究生学位,毕业后分配至上海人民艺术剧院艺术室,之后任上海市艺术创作中心主任、顾问,1999年退休。

织梦好,好织梦

(2)上海电影制片厂成立于1949年11月16日,1989年是上影厂成立40周年纪念。

内容来自dedecms

(3)《地狱天堂》由琼瑶小说《失火的天堂》改编而来,导演杨延晋毕业于上海戏剧学院。 dedecms.com

(4)哈尔滨冰雪电影艺术节:从1989年开始举办,历时25载。电影节开办之初提出“推崇精英之作,抵制低劣平庸,繁荣电影市场,呼唤亿万观众”的理念,为哈尔滨在20世纪80年代赢得“电影之城”的美誉。

copyright dedecms

编辑:梁立志 本文来自织梦

《当代电影》|史蜀君访谈录

更多精彩内容等您共享

织梦内容管理系统

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

请点击图中二维码 织梦好,好织梦

d

织梦内容管理系统

d 本文来自织梦

d 织梦好,好织梦

y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

z 本文来自织梦

z 本文来自织梦

公众号

投稿信箱:dddyzztg@163.com

织梦内容管理系统

发行部电话:010-82296104/82296101

dedecms.com

编辑部电话:010-82296106/6102/6103 内容来自dedecms

官方博客:~aHR0cDovL2Jsb2cuc2luYS5jb20uY24v!u/1686032783 dedecms.com

官方微博: 本文来自织梦

~aHR0cDovL3dlaWJvLmNvbS8=!contemporarycinema/home?topnav=1&wvr=6 内容来自dedecms

《当代电影》|史蜀君访谈录
微信号:dddy1984

若需深入交流,可添加我们的微信号

本文来自织梦

《当代电影》|史蜀君访谈录
《当代电影》|史蜀君访谈录

    [编辑:电白雷城人]  【打印】  rss

    相关文章


    相关文章>>
    评论